信息披露

韩剧温柔欧巴都是骗人的?“妈虫”二字拆穿韩国大男人仇女真面目

作者:张国荣 发布时间:2022-10-21 16:57 点击:
关注韩国新闻的人,都知道最近最火热话题就是“妈虫(맘충)”。这个韩国网络流行语,形容全职妈妈只知享受生活,如同一只会吸干老公血的虫。随著韩星孔刘、郑裕美主演的电影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即将在台上映,韩国“仇女”现象瞬间成焦点,也让韩剧欧巴的温柔形象碎成一地?

“你们可以对一切都觉得理所当然,我却再也没办法继续忍气吞声。可是我只有变成别人,才能为自己说话。”韩国“全职妈妈”金智英说出压抑已久的内心话。

其实,1982年出生于韩国的“金智英”是杜撰人物,名字就像台湾的雅婷、怡君、怡婷,都是1980年代的菜市场名,借此代表一般韩国妇女。电影借助金智英的故事,真实刻画出韩国女性日常所遭受的折磨与困境。

这部电影的缘起,可追溯至2014年,当时韩国出现“妈虫”这个全新的网络流行语,“妈虫”是结合英文“mom”与“虫”的新造字。在韩国,虫带有低等动物的贬义。

妈虫,原本被用来形容“追求荣华富贵享乐、没把小孩管教好的年轻妈妈”,但少数妈妈的脱序行为却被网友刻意放大。不管年纪或背景,只要是带孩子的妈妈全都被称为妈虫,暗讽她们整日无所事事,就像吸血虫一样,吸著老公的血而生活,最后还变成“全民公敌”,有些餐厅甚至拒绝她们来用餐,对韩国妇女造成莫大的伤害。

对家庭主妇而言,“家庭”就是24小时的职场,多数人认为家庭主妇不用上班,不需面对主管、客户及业务的压力,然而繁重的家务、养儿育女、婆媳关系、封闭的社交圈等问题,都会让家庭主妇身心俱疲。所以,至今韩国社会还以“妈虫”贬义词来形容一般家庭主妇时,令外界感到不可思议。

2016年时,韩国作家赵南柱目睹社会对女性歧视的暴力视线,出版了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这本书。

在他的笔下,金智英过著这样的生活:她难得忙完家事,带孩子到有促销活动的店买了咖啡到公园休息。一旁长椅上坐著几名年约30出头的男性上班族,同样也喝著那间店的咖啡。就在那时,一名男子发现金智英在看他们,便向友人窃窃私语。虽然金智英听得不是很清楚,仍隐约听见他们说:“我也好想用先生赚来的钱买咖啡喝、整天到处闲晃……妈虫还真好命……我一点也不想和韩国女人结婚……。”

金智英顾不得热腾腾的咖啡洒在手上,也没发现孩子惊醒的哭泣声,只想冲回家躲起来。那天下午,她茫然失措,不小心把一碗忘记加热的冷汤喂给孩子喝,也忘记帮孩子穿尿布,尿得她一身湿,还忘记有洗衣服这件事,直到孩子睡著后才发现……。

金智英的诞生,敲出韩国女性地位的警钟

赵南柱真实呈现韩国女性长期处于不公平的社会中求生,揭露韩国大男人“仇女”(仇视女人)的社会现象,让这本小说甫推出便热卖50万本,晋升为年度畅销书。

这本书堪称为“禁书”,但贴上禁书标签的,不是韩国政府,而是父权气息浓厚的韩国男性,举凡与“女权意识抬头”相关的人事物,都难逃被追杀或言语霸凌的命运。

2018年4月,韩国女团Red Velvet成员Irene在粉丝见面会现场,回答粉丝提问“最近看过什么书”时,他仅表示,“休假会看很多书,像82年生⋯⋯,”台下大批粉丝竟以“喔”作为回应,显然大家都知道这本书,但反应却出奇冷淡。

但Irene阅读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所带来的余波,并未随著见面会落幕而划下句点,反倒持续在网络发酵。有不少男性网友针对Irene的言论,留下激烈且不堪的字眼,甚至有极端粉丝扬言损毁、焚烧Irene的照片。

图/韩国女团Red Velvet成员Irene,因阅读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遭受网络霸凌。取自脸书

当韩星孔刘听闻此事时,感到相当遗憾。他不敢相信有人因为看这本书而遭到网友攻击。他也是接演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后,才知道“妈虫”这个词,并难以置信地频频对外询问:这是谁造的词?真的有人会使用妈虫这二个字吗?

韩国作为亚洲雪铁龙国家之一,金智英的诞生,反映出韩国极度保守的民风,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观念,现在借助网络的便利性,“仇女”情绪更为高张。

或许大部分人会认为韩国的“仇女”情绪不会出现在台湾,但你应该常听到“女生那麽能干做什么!找个有钱老公嫁了就好了!”“每天没事干,只会吃大餐、喝下午茶的都是贵妇吧!”“女生读理工科很吃香,再丑都有人追!”这种言语上的潜意识,与“妈虫”的本质很相似。日常的歧视言词,仍不断出现在台湾社会。

图/仅为情境配图。shutterstock

台湾女性同样摆脱不了外界的刻板印象

一名育有两名子女、38岁的台湾家庭主妇安娜贝尔(化名)透露,对于“妈虫”二字相当不以为然。她婚前曾是外商公司主管,结婚怀孕后,先生及公婆不忍她为家庭事业两头烧,劝她离职、顾好家庭,但她万万没想到:这是自己恶运的开始。

“谁想当黄脸婆,难道我不能让自己过得更好,让先生赏心悦目吗?”安娜贝尔无奈表示,平时与小孩穿的漂漂亮亮出门,常常有人语带酸味地说“穿得水水,又不用工作,嫁到这么好的人家,真的是前世烧好香啦。”

每当听到这种话,她简直怒火中烧,却不能指著当事人回嘴。安娜贝尔强调,其实,我的衣服都穿了好几年了,并不是挥霍无度爱逛街采购的人,“为何我当个全职妈妈,就要受到这样的评价,况且‘妈虫’这两字是代表我没能力赚钱吗?我好歹也曾是外商公司主管,仅因为结婚而放弃升迁而已。”

过去习惯利用社群媒体纪录生活的她,如今也不再大方分享了。安娜贝尔表示,生产后透过Instagram发文分享,纯粹因以前看人分享亲子互动照片很幸福,却经常收到网友留下令人“不舒服”的文字,最后决定停止分享,目前仅止于Facebook跟几个好友分享。

图/不少女性在步入婚姻时,面临到工作与家庭的抉择,甚至遭到言语攻击(仅为情境配图)。shutterstock

撕开物化女性的标签,打造零妈虫新世界

台湾虽没有“妈虫”这种贬抑女性的词汇,但物化女性的行为从未消失,尤其政治人物更常用“标签化”的字眼物化女性。例如台北市长柯文哲就曾说过“年轻漂亮的女性适合做柜台”;国民党主席吴敦义也曾以“母猪”比拟某政治人物;而民进党议员何文海更曾评论某候选人的看板,大言既然拍泳装照就把胸部露出来。

纵使政府不断呼吁男女平权的观念,但台湾的政治人物却赤裸裸用贬义词物化女性,短期内,想达到“两性平权”谈何容易。

诚如孔刘所言,每个人的生活环境不同,价值观判断的基准也不一样,才会发生这样(妈虫)的事。在他的认知中,单方面去批评某一方,是绝对毫无价值的。

或许,台湾民众可以从韩国的“仇女”现象,进一步关心已婚妇女所遭遇的问题,如同韩版电影的标语“你和我的故事(당신과 나의 이야기)”、台版电影标语“女人价值”一样。让“妈虫”不再是全世界女人最沈重的贬义词,共同来面对两性平权的课题。

本文由:彩神V 提供

关键字: 彩神V在线登录_欢迎莅临

新闻资讯
相关产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