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息披露

美国总统大选后的两岸政策之展望(松田康博)

作者:张国荣 发布时间:2022-07-12 19:58 点击:

美国正对中国施加极限压力,步步进逼,同时也正加强对台湾的支持。“对中强硬派”的美国总统川普,在台湾很受欢迎。台湾有此一说:像前美国副总统拜登那样的“亲中派”当选总统后,美国的两岸政策就会复旧。另一方面,亦有这种说法:无论川、拜谁当选,美、中冷战都会继续下去。然后还有以下说法:不能信任美国,台湾会遭抛弃,因此两岸关系的稳定,对台湾才是最为重要。究竟哪个才对呢?

川普是对中强硬派吗?

首先,川普是“对中强硬派”?其实这很令人怀疑。诚然,川普政府在二○一八年后,将美国对中国课征的关税提高、加大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制裁力道,并于二○二○年采取了最强硬的对中政策。

然而,川普一直称中国国家主席、独裁者习近平是其好友,只寻求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。为此,川普还曾暂缓了对中国科技大厂“中兴通讯”与“华为”的制裁。川普为了竞选连任,还拜托习近平大量进口美国的农产品。川普的下属揣测其意图,自他二○一七年就任以来,直到今年才派其内阁阁员访问台湾。

改变这一切的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全球大流行。原先的景气荣景及股市上涨,才两个月就消失。川普改采以下的竞选连任策略:借由批评中国,转移美国民众对他因应新冠疫情政策失败的焦点。美国国务卿庞皮欧(Mike Pompeo)盘算著参选二○二四年总统大选,改采极端的对中强硬政策。

因而“只要川普连任成功,他为了达成美中第二阶段贸易协议,必然会轻易地放宽对中制裁,不顾台湾”这样的说法,似亦有其说服力。但真的会演变成那样?

美中战略竞争格局不变

其实不管川普、拜登谁胜选,照理说来,美中的战略竞争应该都会持续下去。究其原因,在于美中对立已成为包括“技术霸权”竞争在内的结构性问题。对中强硬政策乃美国建制派的共识。根据研究美国外交的专家,这些建制派分为四类:(A)期待中国民主化的传统“对中交往(engagement)派”,属于极少数;(B)认为应该、必须推翻中共的“政权更替(regime change)派”,这派也是少数;(C)借由和美国的盟邦、友邦合作,设法改变中国行为的“集体对抗派”,民主党内有许多人属于这类;(D)施以极限压力,借此拖延中国发展的“全面施压派”,共和党里有许多人是这类。

川普政府乃政权更替派与全面施压派的混合体。可是,川普政府退出“跨太平洋伙伴协定”(TPP)及世界卫生组织(WHO),使美国和盟国的关系为之恶化。美国难以独力与中国相持,川普本人却又轻视幕僚,战略没有连贯性。

只要年高、依循常理行事的政治人物拜登成为总统,按理其幕僚的影响力就会变大。也许先像集体对抗派那样,将美国目前和盟邦的关系改善后,再组成“对中包围网”,或许会促使中国的行为有所改变。然后,假使中国仍未改变行为,那美国就维持国际协调(international coordination)路线,并应该将政策重心转移到全面施压派。

其他重点

与美国总统大选同时举行的美国国会选举(译按:将改选联邦众议院全部席次及联邦参议院的三十三席),其结果也很重要。若联邦参院、联邦众院皆由跟总统党籍相同的政党占多数席次(译按:一致政府unified government),那国会就很少会掣肘政府的外交政策。由于联邦众院被认为必将由民主党维持多数席次,因此即使川普顺利连任,美国国会仍将继续制裁中国及支持台湾。

拜登政府上台,美国亲中派人士入阁,美国政府暂时回到对中交往派的路线时,若联邦参、众两院均为民主党占多数,美国国会难以干扰对中交往派。惟假使联邦参院仍由共和党占多数,那就会对对中交往派形成牵制。就算民主党掌握两院多数席次,因为其在期中选举失去参院多数席次的可能性很高,因此容易转变为集体对抗派与全面施压派的路线。二○二二年习近平欲三连任中共中央委员会总书记,加强独裁,届时美国不太可能再采取对中交往派的路线。

更重要的一点是,美国能否维持自由世界对其的向心力。自川普就任以来,美国在世界上予人的印象,都几乎同样变差。川普不过用了四年,就使美国的声望扫地。但尽管如此,美国的制度还是优于中国。美国有选举,政府领袖有任期限制。政府和执政者的更迭,给国家一个机会。川普政府的下台,将为美国提供战略转换的机遇。

中国最大的悲剧在于,执政者的任期限制已然消失,所犯的过错将连绵不断。

(作者松田康博为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教授)自由时报1024

本文由:彩神V 提供

关键字: 彩神V在线登录_欢迎莅临

新闻资讯
相关产品